• “一罩难求”之后“一盔难求”,2亿缺口纺织人有机会吗?

    2020-05-20 13:16:27

    谁也没有想到,“一罩难求”之后紧接着出现的居然是“一盔难求”。

    近日,随着公安部“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的开展,头盔需求暴增,成了继口罩之后的另一热门“抢购品”,其价格则一路从月初的二三十元一个,疯涨至了最高两百多元一个,有关“头盔涨价”的话题也在5月17日晚间登上了微博热搜榜,引起舆论广泛讨论。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5月18日17点,“头盔涨价”这一微博热搜的相关阅读量已经达到了3.6亿次,讨论次数也达到了3.2万次。有网友表示,头盔一天一个价,月初才二十多,月中八十多,现在却已经一百多了,也有网友感叹,自己58元的时候买了一个,准备再买一个时却已经变成了138。

    头盔政策带来的百亿生意

    4月21日,公安部交管局下发了一则在全国部署“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的通知,宣布自6月1日起,依法查纠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不佩戴安全头盔以及骑车驾乘人员不使用安全带行为。

    随后,包括深圳、江苏、云南、湖北、陕西、河南等全国多个省市纷纷开始进行相关查处行动,严查骑摩托车或电动车不戴安全头盔等行为,并予以纠正和批评教育,有地区甚至表示将对骑电动车不戴安全帽的行为进行处罚。

    据悉,摩托车、电动自行车、小汽车是导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最多的车辆,正确佩戴安全头盔、规范使用安全带能够将交通事故死亡风险降低60%至70%。而据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摩托车保有量约在9000万辆左右,电动自动车则有近3亿辆,其中真正佩戴头盔出行的仍处于较低水平。

    对此,国金证券研报指出,“一盔一带”新政的实施将导致头盔需求短期爆发,新增头盔需求缺口或超2亿,而“头盔企业日常产量2000就属于大厂,通常不会有很大设备投入和产能冗余”。

    急速上涨的需求与供应之间的不匹配就导致了头盔价格的飞速上涨,头盔一时成为继口罩之后的又一“疯抢热品”。

    以淘宝为例,截至5月18日13点30分,其排名第一的尚为一款定价98.8元的头盔,有4.5万人确认收货,月销超8万单,而不到一个小时后,该产品就已经售罄,销量排行榜也随之更迭,但排名前10的店铺月销量仍在2万单及以上。以100元左右的单价来看,预计超过2亿的新增头盔缺口形成的市场也已经超过了两百亿。

    现在市面上的头盔主要分4种:全盔、3/4盔、半盔、上掀式盔,头盔结构一般包括外壳、缓冲层、内衬层、护颚、系带、镜片等。

    其中,外壳是头盔的最外层,在撞击时承受和分散冲击,所以外壳材料的选用非常重要;缓冲层在遇到大力冲击时起到缓冲效果,通常选用能吸收碰撞能量、无毒、无害、吸汗、透气的材料制成,大部分缓冲层采用发泡苯乙烯(EPS)材料。而头盔外壳是头盔的最外层,在撞击时承受和分散冲击,是?;ね凡康牡谝坏婪老?,因此头盔外壳材质的选择至关重要。常用的外壳材质主要有ABS、PC/ABS、PC、玻纤增强材料、碳纤维复合材料等。

    从20元到200元的飞跃

    与口罩的涨价逻辑类似,头盔也经历了短时间内的价格疯涨。有不少网友表示自己购买时的价格不过十几块钱,最低的仅12元,即便是相比于五一时候的24.5元,目前的价格也已经翻了超4倍。实际上,十几二十元的头盔涨到上百元,六七十元的中等头盔涨到两百近三百元,已经成为5月以来头盔市场的常见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价格上的“一路狂奔”也出现在了产业链供应端。这也直接带动了头盔原材料ABS价格的上涨,部分原材料单日涨幅超过1000元/吨。但值得注意的是,若按照1亿个头盔需求计算,原材料ABS总用量最多为4万吨左右,占年产量的0.9%左右,占比整体较小。

    对于价格上涨的原因,除了出厂价上涨外,主要是现货货源少。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赶上这波“头盔热”的红利,也有厂家选择在大量接单后,寻求其他头盔生产厂家的合作。

    中间商赚差价

    与口罩、额温枪、熔喷布等类似,头盔俨然也是一门“好生意”。

    尽管头盔最终面向消费者时的价格高达百元,但其在厂家和一级经销商们之间流动时却往往只有二三十元,即使是叫价高一些的哈雷,也不过四十元左右。

    即便以目前一个普通头盔100元的价格计算,一个头盔从厂家到消费者,中间至少还需要经过八十元左右的利润分享,而这些利润将在一级经销商、二级经销商等手中层层瓜分。

    据某中间商透露,头盔代理目前有两种代理模式。一种是零售模式,“普通头盔代理价68元/个,建议零售价98元/个或者128元/个,黑科技头盔代理价185元/个,建议零售价269元/个”。另一种则是批发模式,每单提成1元,“也可以自己加价,多赚些”。

    “今天有一个代理就以98元一个的价格卖了500个,一天赚了2.5万元”,他表示。

    头盔刚爆红,义乌就有人就被骗了钱

    5月16日晚上,租住在义乌市稠江街道龙回一区的汪先生通过微信群加了一个“卖头盔”的人为好友,对方以“意向金”为由,骗走汪先生2000元钱后“失联”,后其向义乌市公安局稠江派出所报了案。

    “目前各种微信群、朋友圈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哪里可以买到头盔,由于很多人想采购头盔,于是便出现了诈骗坑人的不法分子,与口罩诈骗如出一辙。”办案民警介绍,骗子往往手头没货,却故意制造紧俏行情,利用订货周期行骗,让你先打款交定金,“约定”一个月后发货,到头来预付款就打了水漂。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5月18日,义乌市反虚假信息欺诈中心发布警情通报,仅5月17日、5月18日两天,就接到有关购买头盔被骗的警情12起。

    各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声

    江苏省南通市市场监督管理局19日在微信公众号发布价格政策提醒告诫函。函件要求,南通市头盔生产、经营者及相关单位不得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不得限制生产销售数量,不得捏造、散布涨价信息等。

    南通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称,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将加大对头盔价格监管力度,及时受理群众价格投诉举报,依法查处各类价格违法行为。对查实存在囤积居奇、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串通涨价、价格欺诈等价格违法行为的,将依法予以处罚;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构成犯罪的,移交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近日,河北新闻网网友通过《阳光理政》平台反映“河北省电动车头盔涨价根本买不到”的问题。河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通过《阳光理政》平台做出回复表示,头盔属于价格放开商品,属于市场调节价。如发现价格违法行为,将严厉查处。

    舞龙_维京人世界_暴怒北欧海盗_愤怒暴龙_谁想成为百万富翁